微光_木芷kkw

愿你走出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🌸

【诚平/季然】A Thousand Years(吸血鬼AU)(上)

·最近莫名对吸血鬼特别感兴趣

·部分梗以及设定参考《吸血鬼日记》

·猜猜小赵同学最后会不会变成吸血鬼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1.


他和他


一个长在阳光下,一个活在黑暗里


一个得永生,一个拥有正常的生老病死


可是他们相爱


跨越种族的相爱,或许说是


跨越世界的相爱。


02.


这天是个难得的大晴天,当然也是明诚难得走路上班的一天,他从冰箱里拿出一包血袋,喝完之后,戴上墨镜以及他那泛着光的宝石戒指,偌大的一块宝石戴到他素白修长的手指未免显得过于突兀,可他没办法,为了和常人无异、为了可以走在阳光下。


走出市中心的公寓不久,他就被不远处一群一群的人吸引了视线,平常,明诚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,可今天不知是中邪了还是怎么搞得,好像有一股力量让他往那儿走去。


他很有礼貌地一遍说着“麻烦请让一下”一遍往中间走去,一身高订银灰色西装显得与人群格格不入,可他懒得搭理这些,因为有人赢得了他全部的注意力。


人群中央是一位身穿蓝色短袖衬衫配着红色条纹领带,大概30岁左右的一名青年,正在为躺在血泊中的人做心脏复苏,还不停的喊着:“抓紧打120啊。”


正值早高峰,躺在地上的那人应该是因为马上迟到所以闯了红灯,被飞驰而来的卡车撞飞,明诚见状赶紧打了120,他走上前去,轻拍了那名青年的肩。


“你好,我已经联系过救护车了,他们15分钟左右就可以赶到。”


青年转过头来与明诚对视,“谢谢您了。”


赵启平,32岁,上海六院骨科副主任。


这些信息全部显示在明诚的眼前。


明诚也不知今天自己是怎么了,救护车来了之后,他又陪着赵启平把人送到医院,赵启平伸手接过护士递过的白大褂,对明诚说:


“先生抱歉,我得马上对他进行手术,这是我名片,我们晚上一起吃个饭吧。”


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进医院。


只留下明诚和他手里的名片,明诚把它放到鼻尖轻嗅了下。


不错, Giorgio Armani Acqua di Gio柑橘和海洋的气息很符合明诚的审美观。


03.


明诚定好了饭店然后打了赵启平的电话,很明显,赵启平一开始根本不知道他是谁,10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。


他到了饭店尴尬地笑了笑,“真不好意思啊,您看您帮忙救了那位病人,这饭店还是您定的,也怪我早上忙糊涂了。”


“没关系。”明诚笑笑,刚刚赵启平从他身旁过的时候,那味道好闻极了,明诚忍不住又多闻了几下。


“你好赵医生,我是明诚。”


“你好,赵启平。”


明诚点了菜,和赵启平聊了起来,赵启平发现他和明诚莫名合拍,好像从古至今就没有明诚不知道的事情。


“对了明先生,您是做什么的啊?”


“别叫我明先生了听得蛮别扭的,叫我阿诚哥就好,我呢,也就自己开了家小公司,反而医生这个职业才是我一直都很敬仰的。”


当然,在赵启平之后知道眼前这位就是上海明氏集团的总裁明诚时,一切都是后话了。


深夜,赵启平擦着半干的头发从浴室出来,他想起明诚送他回家时说的最后一句话,耳朵又开始泛红了。


“启平,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。”


“这都是什么啊。”赵启平心想,“还没认识多久呢,就启平启平的叫上了。不不不,为什么我心跳那么快?我tm不会喜欢上他了吧?”


想到这赵启平不禁慌了起来,他这一天过得确实很有戏剧性,上班路上遇见遭遇车祸伤得惨不忍睹的人,又被不知名的一个男人送到医院还莫名其妙的被请了一顿饭,况且,这个男人还很帅。


特别特别帅。


他赵启平一直是享乐主义游戏人间,可却一直保持着自身骨子里的清高,除了他的初恋,很少对人动真感情。


他把头蒙在被子里,算了算了,就暂且当一回鸵鸟吧。


04.


可是到了最后,赵启平还是对自己的内心妥协了。


没错,他和明诚没有多久就在一起了。


不用加班、没有手术、没有应酬的一个夜晚。赵启平把明诚喊到家里吃完饭,明诚被赵启平家里的一面书墙吸引了。


他一边走一边用手指划过一本本书。


“哟,我们赵医生涉猎还真是……广啊,弗洛伊德、王小波,诶这是什么?”明诚从右边抽出一本书,“嚯,好家伙,这漫画可真是……”


“什么啊?”赵启平看着明诚一脸坏笑,就觉得事情不对,他探过头一看,脸瞬间就红了起来,“明诚!你快给我放下!你大爷的!”


赵启平懒得理明诚,从书架上顺手拿了一本书坐在沙发上看了起来,明诚见状也不再逗他,拿了笔记本就坐在赵启平旁边办公。


赵启平拿的是本历史书,他看到描写大梁皇帝萧景琰的时候偏头看了看明诚,因为他觉得,萧景琰似乎和明诚很像。


“皇七子萧景琰在兄长谋逆后被立为太子正位东宫,最后登上了皇位,这位皇帝与寻常帝王不同,他有着不俗的样貌,据史官记载,当时有很多女子费尽心思也要进入这位皇帝的后宫。星眸薄唇,高挺的鼻梁,挺直的脊背,不过最让人动心的据说是他那双手,细白修长,像葱白一样的指节也使天下女子为其倾慕……”


赵启平带着笑盯着明诚看,心想大概优秀的人都很好看吧,像明诚一样。


夜里,明诚拥着赵启平入眠,赵启平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:


他梦见自己穿越回了大梁,萧景琰被立为太子的时候,他就在一旁看着,单看这人的身形就觉得是风度翩翩,不过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,赵启平就快惊掉了下巴。


萧景琰,跟明诚长得一模一样。


大概是萧景琰察觉到了身旁人诧异的目光,眼神转移到了赵启平身上,与他对视的一瞬间,嘴角勾了勾露出一个微笑。


赵启平想大叫,想问为什么他和明诚长得一样,可他说不出来话,他想逃跑,可腿就像是灌了铅,怎么也抬不动。


就在萧景琰一步一步向赵启平走来的时候,他从梦里惊醒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额头和后背都布满了冷汗,他赶忙转过头找明诚,可明诚并不在他身边,他打开台灯,赤着脚打开房门,发现明诚正在客厅开着一盏落地灯办公。


他轻轻地叫了一声:“阿诚哥。”


明诚被吓了一跳,他发现了赵启平的不寻常,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坐下。


“怎么了这是?怎么出这么多汗?“


“做噩梦了。“赵启平突然有些许不敢看明诚,他目光躲躲闪闪。


明诚一把把赵启平揽进自己怀里,手在赵启平腰上轻轻摩挲着。


“不怕啊,乖,我在这儿呢。”


“阿诚哥。”


明诚“嗯”了一声。


“你怎么半夜不睡觉?”


“我突然想起来手头有点工作还没有做。”


“哦。”赵启平靠在明诚身上,“诶不对,你身上怎么这么冷?”


明诚明显楞了一下,故作掩饰地咳嗽了一下,“大概是空调温度有些低了吧,没事儿。”


他今天晚上光想着和赵启平在一起,再加上忙了一整天,就忘了喝咖啡,也忘了自己冰冷的温度。


“那还工作什么。”赵启平半拖半拉地把明诚带进卧室,给他严严实实地盖好被子,“抓紧睡觉,一会冻着感冒了怎么办?”


然后他把自己埋进明诚怀里,睡了个好觉,一夜无梦。


早晨,赵启平是被食物香味吵醒的,他慢慢地走进厨房,从背后抱住明诚。


明诚没有心理准备,手里的刀偏了一下切到了手指,赵启平看见赶紧把明诚的手拿到自己面前,可令他惊讶的是,刚才鲜血淋漓的手指现在也只有一道浅浅的口子,赵启平懵了。


明诚抓紧把手从赵启平那儿抽回来,“没事儿的,就刀不小心的碰了一下,没出血。”


赵启平抬头看着明诚,“我刚刚明明看见你流血了啊?怎么……”


“你看错了,我没有流血啊,你大概是睡眠太少出现幻觉了吧。”明诚宠溺地揉了揉赵启平的头发。


也许真的是我看错了吧,赵启平心想。


05


尽管赵启平觉得明诚身上有很多可疑的,或许也可以说是科学解释不通的东西,可他还是选择相信了明诚。


直到那一次,他看见了那张照片。


赵启平接到了李熏然的电话,说他弄到两张历史展览的票,季白太忙了没空陪他,问赵启平有没有空陪他去,赵启平欣然答应了。


他们听着工作人员的讲解,就在快结束的时候,赵启平在一张照片前面停了下来。


虽说眼见为实,可赵启平现在一点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
那张照片是上个世纪明氏集团和花旗银行合作时剪彩的照片,里面明氏集团的董事长,与明诚长相无异,照片下面写着的名字也正是明诚。


而这张照片的日期是:


1935年9月。


赵启平又想起了之前做过的梦,不禁打了个寒颤,他无视李熏然担心的目光,自己开着车来到了市局。


他径直走进季白办公室,季白看见他来也有些惊讶。


“启平,你怎么来了?”


“三哥,我有些事情想问问你。”


赵启平把最近关于明诚所有可疑的事情都告诉了季白,连同那个奇怪的梦和那张一小时之前刚刚看过的照片。


“三哥,这是怎么回事?是我多想了吗?”


季白犹豫了一下,决定还是告诉赵启平实情,他清了一下嗓子,开口道:“启平,这世上有些事情确实没有办法用科学解释,有那么一种生物,他们能够永生,不能活在阳光下,没有体温,不会受伤,自愈能力极强,他们是……”


“吸血鬼。”


“对,没错,吸血鬼。”


赵启平一下反应过来,明诚很少休息,抱起来也很冷,那天明明看见他切破了手指,却什么事都没有。


至于为什么能在白天与常人无异?


那枚戒指,他白天从不拿下来的戒指,赵启平有次好奇问了问那枚戒指,明诚只说是祖传的就没再过多解释。


他明明看过《吸血鬼日记》看过《暮光之城》,却面对明诚种种可疑丝毫没有察觉,反观季白却一脸镇静。


“三哥,你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,是你们警察局有关注吸血鬼还是……”赵启平有些说不下去,“我们周围的朋友里有吸血鬼,我认识吗?”


“你认识的,启平。”季白叹了口气,“他是我的爱人,李熏然。”


赵启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的警局,他倒不是害怕,只是觉得惊讶,他看过不少关于吸血鬼的片子,那种存在于西方的古老种族,没想到在自己身边也能看到,而且那个人还是他的爱人。


他约了明诚晚上一起吃饭。


赵启平看着明诚笑了笑,说道:“阿诚哥,我今天给你讲个故事。”


明诚从他一进门就觉察到了不对劲,赵启平今天身上的气息让他觉得很陌生。


“我一个朋友告诉我,在我们身边有很特殊的种族,他们能够永生,况且不会受伤也没有温度。”赵启平直视明诚的眼睛,“我都知道了。”


“明诚,你到底是什么?” 





待续……


一写诚平就停不下来🌚

【季度】安全感

·真的是超级短的一篇文章


·季白第一人称视角


·希望所有的男生都给自己女朋友足够的安全感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深夜,我辗转反侧,今晚怕是失眠了,我尽量轻的打开旁边的台灯,生怕弄醒了身侧正熟睡的人——我的爱人,陈亦度。


“啪”的一声,台灯打开的声音还是吵醒了他,他翻了个身又接着睡去,我替他盖了盖被子,就着微黄的灯光,欣赏起他的睡颜。他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,这样的陈亦度在我们在一起之前,并不多见。我见陈亦度的第一面,就觉得时尚圈内的“冰山度总”名不虚传。


没关系,我可以融化这座冰山。


因为我爱他。


我拿了枕头垫在身后,打开微博,无意间看见一位博主发了有关“安全感”的一篇文章,都说,很多女孩缺乏安全感,这点在陈亦度身上亦然。我曾以为,表面冷漠的他,大抵是坚强无比、安全感满分的一个男人。直到我们渐渐熟悉,我才明白,他表面坚强无比,其实内心脆弱的不堪一击。


感情方面受挫,不相信爱情,这些问题在我追求他的时候确实造成了很大的困难,可是我没想过放弃他,如果我不爱他,谁来保护心疼这个人?


文章里提到“没有安全感的人,最擅长的便是逃避和伪装。”陈亦度是个很会伪装的人,明明想我嘴上却说着自己工作忙无暇顾及这些事情,明明担心我执行任务受伤却只在我临行前发条信息告诉我注意安全。


我爱陈亦度,没错,很爱很爱,所以我尽量给他很多很多的安全感,每天的“早安“”晚安“我都面面俱到,在他每个应酬喝得半醉的晚上拥他入怀。


让他真正卸掉伪装,还是要多亏了那颗子弹。


那年我去缅甸执行任务,腹部中弹,昏迷不醒,陈亦度接到消息之后立马丢掉手头的工作,跑到医院,这里我还要说一下赵启平,为了让陈亦度坦然面对自己内心真实想法,告诉他我受伤很严重已经不省人事。虽然我醒来知道之后很气他骗陈亦度害他如此担心,不过如果没有他,恐怕我和陈亦度现在,还不知道是怎样的一个状态。


我清晰的记得我醒来的那个早晨,天气很好,是个难得的大晴天,金灿灿的阳光照在陈亦度的发丝上,让他整个人沐浴在阳光里,显得毛茸茸的。


他就趴在我床边,手紧握着我的,我想伸手揉揉他的头发,不料这一动把他弄醒了,陈亦度抬起头来,看见我的第一眼就红了眼眶。


“三哥,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。“说完,他起身轻轻在我唇上落下一吻,我能感觉到微微颤抖的身子以及落在我脸上冰凉的泪珠。


吻毕,他说了一句话,那是他第一次对我说。


他说:“三哥,我爱你。“


从此之后,他在我面前就像变了一个人,虽说在外还是冷漠无比的度总,可对我,他就像个孩子,也会撒娇也会抱怨,不过最让我开心的,是他愿意在我面前暴露脆弱。


这应该是他得到了足够的安全感。


我很开心,我有能力给他这样的安全感,也很开心,他无条件的信任我。


想到这儿,天已经蒙蒙亮了,陈亦度翻过身来,睡意朦胧的问道:“三哥,你在干嘛?“


“没干嘛。“我答道,”想了想我们的过去。“


“我人在这儿想什么过去啊,想想以后吧你。“


我失笑,关掉台灯,转身把陈亦度搂进怀里,嗅到他后颈沐浴露的清香,是让人安心的味道。


我抱着他睡去,这一觉睡得很安稳。因为我看到了:


他嘴角甜甜的微笑。


我被一阵食物的香味叫醒,径直走到厨房,从背后抱住正在做饭的人,交换了彼此的一个吻。


这大概就是家的感觉。


我和陈亦度在一起的感觉。


End.

 


PS:文章中提到的微博原文安全感


是的,考完试了我回来了
不知道写点什么好

【季然】刚刚好

“我们的爱情到这刚刚好,我应该可以把自己照顾好。”

“我们的距离到这刚刚好,用力爱过的人不该计较。”

熟悉的旋律充盈在整个屋子里

季白拿着手机,翻着这首歌下面的一条条评论

看着那些人说着曾经爱过谁,试着忘掉谁

恨过多少人,又被爱伤过几回。

讲着一个个刻骨铭心又痛彻心扉的故事。

他笑了笑,关掉手机。

看着旁边吃着薯片看着足球赛的李熏然

他们也是刚刚好啊

在不早不晚的年龄,不冷不热的季节,

遇见最好的人

李熏然冲季白歪歪头

“三哥,你别看我啊,看电视。”

“晚点遇见你,余生都是你。”

【诚平】一个段子

明诚到家的时候才不过九点多一点,他想着赵启平今天轮休,早早结束了应酬。

他把钥匙轻轻放在门口的收纳盒里,盒子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兔子,当初买的时候赵启平告诉他这只兔子叫什么来着……哦好像是叫“雪球”,浑身看着毛茸茸的。明诚不禁失笑,在外看似精英的赵主任,实则就是个孩子,不过好在,他的孩子气只给他看。

他走到书房门口,露了个脑袋,就看见赵启平带着耳机在跟论文斗争,他走到餐厅拿出来一袋葡萄干,倒在碗里洗干净,又拿纸擦了擦干,忽又想起什么来,走到冰箱前拿了瓶酸奶出来,这酸奶是赵启平特别喜欢的一个演员代言的,当初他一口气买了好多瓶,明诚有次尝了尝味道确实很好。

他把葡萄干和酸奶轻轻放在赵启平桌子上,赵启平这才意识到明诚早就回来了,明诚揉了揉他洗完澡后半干的头发,弯腰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,赵启平伸手抱住明诚的脖子,说:“你回来了怎么不说啊?”

“看你写论文那么认真不忍心打扰你,喏,给你洗的,尝尝。”他伸手从碗里拿了一颗葡萄干塞到赵启平嘴里。“怎么样?”

“唔,好甜啊。”

“嗯?我尝尝。”

明诚轻轻舔了舔赵启平的嘴唇,然后被赵启平拉着加深了这个吻。

“嗯,甜的。”

只要经过你手的,都是甜的。




End.


Ps:刚刚做听力题,自己洗好葡萄干,拿好酸奶,嗷嗷好想要个明诚这样甜甜的男朋友🙈🙈🙈

看完周凯快哭死啦😭😭😭

【季然】本色

·我不管这就算情人节发的


·第一次开车!!!季然初*夜


·祝大家情人节和春节快乐!



星眸初泛潋滟光

·被今晚鲜凯帅到不能呼吸!!!
·不要看题目,真的是小甜饼,特别特别甜……
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和谐....走图片吧……